〖娛樂圈你好嗎〗轉型電影壓力大、藝人經紀不及預期,這就是歡瑞世紀2016財報 接下來的畫面讓我震驚了!

藝人感情

文/趙二把刀

順利借殼星美聯合上市的歡瑞世紀,4月7日釋出首份年報(2016年年報),年報顯示:公司2016年實現營收7.39 億元,同比增長了55.69%,歸屬於母公司淨利潤為2.65 億元,同比增長54.74 億元。但這份靚麗的財報對於歡瑞世紀的股價似乎並沒有提升的積極效應——整個傳媒上市板塊在各種風口勁吹下,股價上漲乏力似乎也是難解之謎。

增收利潤高速增長

電視劇業務佔營收過九成

在整個影視劇市場爆發的大背景下,歡瑞世紀的財務資料相當搶眼,尤其是電視劇業務,成為拉動歡瑞世紀營收快速增長的發動機。

年報顯示,電視劇及衍生品業務是歡瑞世紀收入的主要來源,2016年貢獻了7.09 億元,佔公司全部營收的95.5%,毛利率60.9%。歡瑞影視共製作完成《麻雀》《青雲志》和《大唐榮耀》等三部電視劇,並與湖南衛視、北京衛視、安徽衛視及騰訊視訊籤訂了發行合同,完成了三部電視劇的首輪發行。其中,《大唐榮耀》於 2017年春節期間在北京衛視和安徽衛視黃金檔開播。

年報同時也顯示,處於拍攝階段的電視劇有《天乩之白蛇傳說》、《封神之天啟》、《天下長安》、《秋蟬》,其中《天乩之白蛇傳說》和《天下長安》已分別於2017年1月和2月開機。

藝人業務拓展不利

轉型電影競爭壓力大

在歡瑞世紀釋出2016年報後,讀娛君(ID:hanguoxingyule)關注到有媒體將歡瑞世紀和嘉行傳媒做了對比,認為歡瑞世紀的藝人經紀業務在明星IP化的大背景下增長乏力。

年報顯示,2016年藝人經紀業務和電影及衍生品業務的收入共為0.3 億元,佔比僅為5%,但是這兩塊毛利率較快,分別為93.37%、85.9%,比電視劇及衍生品的毛利率高——和2015年相比,基本上沒有太大變化,這和明星片酬一片高漲的形勢相違背,或可以解讀為楊冪等知名藝人的解約帶來的影響的持續吧。

根據自媒體娛樂資本論披露,2016年,嘉行傳媒的相比之下,嘉行傳媒的藝人經紀創造收入1.53億元,同比增長98%——雖然量級和歡瑞世紀還有差距,但作為一家新公司,嘉行傳媒的藝人經紀業務的進步神速。

需要關注的是,作為歡瑞世紀的當家藝人,李易峰僅僅持有72萬股的限制股,按照4月11日收盤價11.67,李易峰持有歡瑞世紀的股票價格不超過900萬人民幣——這個量級,對於重量級藝人而言,繫結力度並不大。或許這也是歡瑞力捧秦俊傑任嘉倫楊紫等新人的潛臺詞吧。在歡瑞世紀已經開拍的電視劇主演名單中,並沒有出現李易峰的名字。

同時,在年報中也顯示,除了拍攝中的四部電視劇之外,歡瑞世紀未來將投拍的作品中,包括五部電影——《誅仙》1和2、《樓蘭》1、《天子傳說》以及《蝕心者》等。從數量和投資量級,以及IP影響力來看,歡瑞世紀對電影行業的期許還是相當大的,但讀娛君認為,大舉進軍電影市場或許會成為歡瑞世紀的“拐點”:

—國內電影市場本身的增長乏力:在經歷多年的高速增長之後,2016年電影票房並沒有如預計突破600億大關,全年完成終457.12 億元的總票房;在剛剛結束的2017年Q1的國內票房累積142.5億,較去年同期的144.9億下降1.7%,觀影人次首次出現負增長,累積4億,同比下降3.6%。所以對於電影新丁,歡瑞世紀的前景並不被讀娛君特別看好。

—電影和電視劇市場的差異化:電影市場和電視劇市場最大的差別,在於商業模式的Tob和Toc化。電影的商業實現,是純使用者的,觀眾一張票一張票堆積的;而電視劇市場,走的是機構“採購”制,購劇的主力是電視臺和視訊網站,回款也並不及時——以歡瑞世紀的《麻雀》,就是提前將收益賣給千乘傳媒才讓財報看起來不錯的。

繫結騰訊和北京衛視的機遇和風險

以及作品不計預計的憂慮

在歡瑞世紀的電視劇版圖中,騰訊視訊和北京衛視無疑是最重要的兩個合作夥伴。

騰訊側——根據資料顯示,自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歡瑞世紀與上海騰訊每年合作拍攝8部電視劇或網路劇,每年投資拍攝總集數不低於256集。同時根據具體作品,設立三檔每集採購價格,分別不低於250萬元、350萬元、750萬元。預期未來2017-2019年會為公司貢獻至少6.40/8.96/19.20億元營業收入。

以《大唐榮耀》1和2為例,以最低檔250萬每集算,60+32的篇幅為歡瑞世紀將至少帶來2.3億的收入,和騰訊的合同保證了歡瑞未來3年在劇方面的營收。

北京衛視側——2017年北京衛視還一舉拿下《青雲志2》《盜墓筆記2》《十年一品溫如言》《大唐榮耀》四部歡瑞出品IP劇,正式開通全年周播劇市場,其中,《大唐榮耀》1和2、以及《青雲志2》已經播完或正在播。

與此同時,根據資料顯示,歡瑞影視與北京電視臺就2017年北京衛視訊道的周播劇場運營進行合作,歡瑞影視將提供5部電視劇供北京衛視播出,北京電視臺向歡瑞影視支付播映許可費,雙方共同經營周播劇場的廣告招商。對此,有媒體採訪相關人士的說法是,電視臺出於競爭的需求以及對於成本的控制需要, “在競爭如此激烈的情況下,這是生存的必須。”“《青雲志2》《盜墓筆記2》主要靠視訊網站高價購買就能盈利,在衛視端設立專屬劇場,品牌效應和招商效應更為重要”。

風險來自於,繫結北京衛視和騰訊帶來的不確定性。截止日前,歡瑞2017年出品劇還沒有進入湖南衛視的排播名單,而其他購劇大戶,優酷土豆、愛奇藝、樂視等也和歡瑞沒有特別的合作出現。相對比電視劇出品大戶,華策、慈文等,以及新銳的新麗、檸萌等,歡瑞的獨家合作既決絕又剛烈,這一方面保證了合作方的利益,但同時對於體量並特別大的歡瑞而言,也是一種束縛——俗話說,好貨還需擡轎子!而從收視率來看,《大唐榮耀2》和《青雲志2》的收視率表現都很一般,甚至在前10之外。

讀娛君關注到,在各家投資機構對於歡瑞世紀年報的解讀中,很多都提到了風險來自於“行業競爭激烈,影視作品不及預期”。以歡瑞世紀最近被騰訊和北京衛視包銷的《青雲志2》和《大唐榮耀2》為例,一個在豆瓣上是評論人數不足,一個是比第一季的評分還差,以及評論人數明顯少於第一季,熱度難以持續。

所以,在電視劇領域,歡瑞世紀還是面臨相當大的挑戰,扭轉該局面一是對劇的品質有更強的把控,可以參考“正午陽光”等以製作人為主的電視劇公司在資本市場的表現;從藝人經紀來看,歡瑞世紀應該還在轉型期,還需要觀望,至於進軍電影的野心,更是帶來了很大的不確定性。聚焦流量為主的IP劇或許才是歡瑞最擅長的吧。

*本文為讀娛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來源: 讀娛

親情- 維基詞典,自由的多語言詞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