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藝圈好好玩﹞就算演員全裸,這也是最純潔的小清新電影 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

娱乐圈吧感情

微信搜尋:萬達電影生活

不知不覺,距離2017年的夏天,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

這麼早就說起夏天是因為,最近小萬迷上了一部德國的小眾電影——《契克》。

電影裡充滿了夏天的味道,景色迷人,畫面絢爛。

還有許多無處安放的荷爾蒙——

故事起源於一場無果的暗戀。

男主邁克和很多青春期的男生一樣,平凡簡單,還有一丟丟慫。

暗戀的是班裡最迷人的姑娘↓

他一早就為女神精心準備著生日禮物,可女神的生日派對根本就沒有邀請他。

暗戀的那點小心思,帶著縮手縮腳的侷促感,畏首畏尾的不安與惶恐。

開啟的是一場專屬於一個人的青春。

這樣的邁克彷彿是無數人青春期的縮影。

不過,如果你以為這就是影片的全部,那就大錯特錯了。

作為一部既文藝又真實,既平淡又明媚的青春片,《契克》有別於國產青春片撕逼、墮胎、永遠錯過的慣有“疼痛”路數,打出了一張獨特的“基友牌”。

一句“超炫酷的夾克”讓邁克和契克成為了朋友。

兩位的“基友情”正式開始。

在契克的幫助下,邁克把畫帥氣地送給了喜歡的姑娘。

他們坐著契克偷來的車,開始了青春期第一次瘋狂的旅行。

青春片搖身一變,又成為了歡樂無比的公路片。

路上,遇到了溫暖的農場大家庭,感受到滿滿的家的味道。

偶爾又會運氣糟糕的遇到警察,甚至被迫分開。

最重要的是,旅途中邁克遇到了自己的性啟蒙老師。

三個人說全裸就全裸,脫完衣服就一起去湖裡洗澡。

邁克的初吻也一不小心“失去了”。

然而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剛剛墜入愛河的邁克又再度與自己的愛人分別。

這段旅程,這條路,就如同青春期的成長之路。

一旦踏上了,無論如何,都要繼續走下去。

就像契克所說:“我才不開回頭路。”

鋼琴藝術家理查德·克萊德曼在影片中也怒刷了一波存在感。

鋼琴曲的配樂與電影本身既有衝突,又有一種異樣的合拍,就像邁克和契克。

完全不同的長相出身性格,卻有著說不出來的合拍氣質。

一個是默默無聞膽怯懦弱的德國長髮少年。

一個是滿身戰鬥民族氣質的俄羅斯少年。

色調處理上也完美兼具了公路片的蛻變灑脫與青春片的明媚溫暖。

每一幀都美到天際,彷彿這個明亮的夏天就在我們眼前。

湛藍的天空,歲月靜好的白雲。

明明兩個男孩的故事,卻有著小清新的美好。

導演法提赫·阿金用半意識流的鏡頭語言打造了一個別樣的夏天。

沒有特別驚豔的亮點,但卻有難以言喻的魅力。

能完成這樣一部酷酷的青春公路片的導演法提赫·阿金,其實是一位喜歡關注社會問題的土耳其裔德國導演。

他曾執導過一個有關政治、文化的衝突、交流的電影,關於寬容和諒解的——《在人生的另一邊》。

獲得了第60屆戛納電影節的最佳編劇。

還有細緻描述了土耳其人的移民問題和社會認同問題的《勇往直前》。

獲得了第54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

甚至還有,與歐洲二十五個成員國的導演各拍五分鐘片段的《歐洲二十五面體》。

盡顯了各國的經濟懸殊與種族偏見的問題。

就是這樣一個偏愛社會問題的導演拍攝了一部如此詩意的青春公路片。

《契克》在豆瓣上評分高達8.1分。

它實在是太容易引起人們的共鳴↓

就像評論中所說的邁克與契克一樣,我們的一生會遇到很多朋友。

帶你走過青春的轉折點,見證你的蛻變,看你變得成熟、變得收放自如。

他們始終都是你難以割捨的人。

為什麼影片用契克做名字?

因為如果沒有契克,邁克會像你我,永遠做壁花少年,什麼都看在眼裡,卻什麼也做不了。

“沒有契克,就沒有這個夏天。”

幸好,邁克遇見了契克。

文章來源: 萬達電影

不能結婚的男人-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