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新聞台]這10句臺詞告訴你,《人民的名義》高能的不止有劇情!…我保證你一定沒看過?!

藝人感情

《人民的名義》播到現在,橘子君已經從包括老戲骨的演技、顏值以及隱藏劇情等各個角度切入過了。今天再來和你們聊一個新的話題,劇中高深莫測的臺詞。

官場,就是很深的一潭水。有的官員像達康書記一樣無畏直接;

而有的官員則像高育良一樣城府極深。所以他們各自的說話方式也不同。

就像李達康的說話方式和性格一樣,比較直接。與他相反的高育良,一句話包含了無數資訊量。我們看電視劇嘛,都是圖個樂,可仔細一想,其實每個角色說的每句臺詞背後都有不一樣的深意。

老狐狸高育良有一句臺詞:中國目前的政治生態,就是一把手有絕對的權力。

一語戳破了現實。一把手指的是單位內的最高領導人,高育良這句話不單單指出了當下的現實,另一層意思直指京州市委書記李達康。李達康行事有魄力但也霸道,在劇裡被吐槽喜歡搞一言堂。

從丁義珍出逃之後,李達康和下屬的關係就能看出來,他明顯更傾向於一人決斷。

後來他下屬的孫連城區長覺得前途無望,選擇當個懶政的庸官也和李達康的做法不無關係。

結合高育良與李達康之間的關係,兩個人從一起搭班子就開始爭鬥,到現在李達康有望被提拔至省長,而省委副書記高育良上面則空降了書記沙瑞金,就能看出高育良對李達康的不滿了。所以在這層語境裡,高育良暗指的正是李達康。

巧的是,在2月份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會議上,正是強調了要對“一把手”進行改革。可以說《人民的名義》是非常鍼砭時弊了。

高育良和李達康一次針鋒相對的臺詞,也特別精彩。沙瑞金到任開的第一次常委會,所有省委常委聚在一起討論幹部升遷的問題。說到祁同偉,李達康直接吐槽了很多年前祁同偉哭墳的這件事。

話剛說到李達康在市委祕書一處任過職

高育良轉頭來了一句:達康書記,說得明確一點,你當時是市委書記趙立春的祕書。

達康書記倒是坦蕩,接著往下說:這沒什麼可隱瞞的。

橘子君第一遍看的時候,覺得這是句無關緊要的臺詞。可再回來看,就看出門道了。

前面提到了李達康與高育良之間的恩怨。而在漢東省,最著名的就是分別以李達康、高育良為首的“祕書幫”、“漢大幫”,這兩個政治團體之間同樣有著很深的矛盾。李達康吐槽的祁同偉正是“漢大幫”的一員。

值得一提的是,在高育良說這句話的時候,鏡頭反打給了新來的省委書記沙瑞金,重點就是要讓觀眾看到的他的反應。

相信在沙瑞金到任之前,一定對漢東兩個幫派的現象有瞭解。所以高育良這麼說,一是點明李達康所處的對立面陣營、挑起二者矛盾,第二層意思則是讓沙瑞金書記對李達康的話持有保留態度。畢竟祁同偉是自己的學生,兩個人是一條線上的螞蚱,不管怎麼說在涉及祁同偉升遷的問題上,高育良一定要替他說話。

這一點從之後,高育良對祁同偉哭墳看似拍上司馬屁的行為表示理解也能看出來。

看多了你會發現,很多有深意的臺詞都是高育良說出來的。因為有些話,他從來不明說。

比如被陳巖石懷疑山水集團老總高小琴是不是他的親侄女,高育良一句話就反駁了,但誰知道不是親戚,他又和高小琴有什麼關係呢?

還有這句——祁同偉知道了老檢察長與新省委書記沙瑞金之間的關係,為了自己的前途,他想要去拜訪老檢察長:

高育良書記接了一句精闢的臺詞:你只要不幹壞事,就沒誰能壞你的事兒。

一個是一心上位的毛頭小子,一個是深諳官場厚黑學的老狐狸,簡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而最讓橘子君印象深刻的臺詞來自最近幾集中,陸亦可審問高小琴的那場戲。

前情是達康書記的老婆歐陽菁因為涉嫌貪汙200萬,在去往機場的路上被反貪局傳訊了。她被帶到反貪局之後,局裡的工作人員就分三條線審訊案情相關人員,包括歐陽菁、奸商蔡成功和山水集團老總高小琴。

反貪局一處處長陸亦可負責的就是高小琴這條線。陸亦可久等之後,高小琴來。兩人見面之後,雖看起來是簡單的寒暄,但細琢磨一下,意思就不一樣了。

陸亦可說:來得太突然也沒通知你。高小琴笑著反駁:沒通知我?你們侯局已經和我打過招呼啦。

別忘了侯局長(陸毅飾)是陸亦可的上司,高小琴的潛臺詞是告訴陸亦可:自己是和侯局有關係的,並且拿陸亦可的上司壓了她的氣場。

見陸亦可戲謔的語氣,高小琴又搬出了更高一級的領導:育良書記。

你會覺得,這高小琴真是不好惹,背後和那麼多官員有聯絡。

陸亦可順著她的話聊:育良書記,也經常來您這啊?

而高小琴接下來的話又點明瞭,她雖然和育良書記有交情,但育良書記是個清廉守法的好官。

說完這句話,高小琴突然發現司法警察肩上帶著攝像頭。陸亦可給她解釋,他們是在鏡頭下辦案。

高小琴捋了下頭簾,接著說:這麼說我是涉案了?看來你們侯局是想讓我先哭起來啊。

前半句,她明白了侯亮平和她是敵對陣營的。後半句,她又提到了之前在聚會上的那句話——當時侯亮平來漢東當局長不久,學長,也就是警察廳廳長祁同偉組織了一個局,請侯亮平吃飯。期間,高小琴問侯亮平:您想先把誰搞哭?(反貪的第一棒先打在誰頭上?)

侯亮平尬笑著回答:

面對侯亮平的反問,高小琴的回答反倒是讓人出乎意料:那我當然會哭了,我不但會哭,還會嚎啕大哭,當我嚎啕大哭的時候,我得抓著你們倆一起哭。

她這句話立刻讓侯亮平覺得這個女人深不可測,你抓了她甚至有可能砸了自己的腳。

回到這次審訊,當高小琴再度重複的這句話的時候,語氣不但不不畏懼甚至有些挑釁,好像她是在警告侯亮平。

之後,陸亦可向她詢問案情,當高小琴說到逃跑的丁義珍市長和蔡成功一起合夥幹煤礦的時候,找到她籤大風廠股權轉讓協議,說到這她突然指著陸亦可的座位說:對,他(丁義珍)當時就坐在您這個位置上,把我嚇了一跳,人家是副市長!

在橘子君看來,高小琴想表達兩層含義:一,丁義珍以副市長的身份找到她,說明她在這場交易中是被逼無奈的,畢竟人家身居高位,自己一個小企業是沒辦法和政府抗衡的;二,則是想說在被陸亦可審訊的過程中,她同樣處在一個無辜被動的地位。

後來高小琴也用一副受害者的面孔洗脫了在案件中的和受賄銀行副行長歐陽菁串通的嫌疑。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的話真是高明啊。

當然這些臺詞不止高深莫測,還有一些真的戳到了橘子君的笑點,我摘了幾句給你們看↓

在《人民的名義》裡,達康書記是著名的背鍋俠,幫下屬背鍋、幫老婆背鍋……反正特別倒黴就對了。有一次,他和沙瑞金書記去林城視察,還真說出了背鍋的“真正原因”:

祁同偉的一句“從孃胎中來,到墳墓中去”,對比著老檢察官陳巖石的“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聽起來也挺諷刺的。

在最新的一集中,《人民的名義》還有對懶政幹部孫連城的官方吐槽,也是特別溜。

因為升遷無望,孫連城決定做個沒有進取心的庸官,還迷上了天文學。於是旁白是這麼說的:

說起為什麼《人民的名義》收視率能成功破三,除了老戲骨們演技的貢獻,精闢巧妙的臺詞一定算是原因之一。好的臺詞不僅具備推動劇情,塑造人物的基本作用,更重要的是它經得起推敲和琢磨,值得被人記住。

以上這些對臺詞的理解,都是橘子君的一家之言,你們有什麼不同的看法也可以告訴橘子君。最後真想感嘆一句,人性複雜,官場更是複雜啊。

文章來源: 橘子娛樂

性感科拉-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綜藝圈文化〗蕭敬騰失手?去武漢竟然沒下雨!太天真了,武漢已經洪水了…才驚覺大事不妙了XDXD

藝人感情

8號的時候,雨神蕭敬騰去了武漢參加商演,然而,意想不到的是….武漢當天竟然是個大晴天!

現在有蕭敬騰的地方,不下雨都感覺不可思議了,蕭敬騰在活動現場賣力唱歌都被大家調侃是在“求雨”!

雨神這是失手了呀???

然而,大家還是不要太天真了,武漢人民聽說大家懷疑雨神之後,立刻就發來了戰報。

蕭敬騰活動結束,武漢就淪陷了,而且是大暴雨,連下了3天!

自行車都在馬路上漂著,這都快趕上發洪水了…

而且第二天武漢還有馬拉鬆比賽,一群人在水中跑步,哈哈哈特別慘…

看以後誰還敢說“龍王”失手…

文章來源: 橘子娛樂

離婚律師戀愛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