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頻道〉《變形計》4月迴歸看點是啥?十二季主人公現狀大盤點 認不出來了…

娛樂圈感情

最近《變形計》4月即將開播的訊息在網上公佈,這個十二年的老節目今年換成芒果TV播出,據說會保留經典互換模式,但會加入很多網路化的創新。但電視綜藝也好網綜也好,《變形計》這個節目真的有意義嗎?看看曾經的這些主人公現在怎麼樣了就知道了,這個中國戶外真人秀的鼻祖,到底給城市和農村的主人公們帶來了什麼影響。

城市主人公

1.李宏毅

被大家所熟知的城市主人公李宏毅,因為沉迷網路遊戲,和母親關係直至冰點。

在《變形計》中,桀驁不馴的他因為不想起床,還對著一起變形的女孩陳佩雯大打出手,脾氣暴躁的問題少年讓大家頭疼!

而他的轉變也是顯而易見的,在艱苦環境中慢慢褪去了身上的戾氣,他會背起腿病嚴重的農村“爸爸”下山治病,揹著八十斤的柴翻越好幾個山頭,變化是脫胎換骨。

參加完《變形計》後他也因為帥氣的外表成了一個小明星,微博粉絲六百多萬,實力直逼新生代偶像。雖然他現在的某些所作所為眾網友褒貶不一,但他通過《變形計》展示了不少真性情,有人罵有人捧也很正常~~

2.易虎臣

還有一個城市主人公易虎臣,變形之前厭學、手機控、髮型控,處於叛逆期的他,是因為一個iphone4S答應參加《變形計》。

在交換過程中,他和農村少年小黑成了好朋友,身患重病又孤身一人的小黑給了易虎臣很大的觸動,他交換的過程中懂事很多,節目結束之後他不僅懂得了珍惜家人,還時常奉獻愛心給他人~~

不和小黑的友誼延續到了節目外,易虎臣也一直致力於慈善工作捐獻物資,拍攝紀錄片,為有需要的人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妥妥的正能量代表!!!

3.楊桐

另一位顏值超高的城市主人公——99年出生的楊桐。在2014年參加《變形計》之前的他,還是一枚憂鬱的問題少年,曾經用“給錢就是愛我”的態度對待父母,完全是個被慣壞的小少年。

他還一度有過自殺念頭,在節目中對著攝像大打出手,一句“老子不怕死,一命換一命怕什麼,老子有保險”讓人捧腹,卻也讓觀眾見識到了這個孩子有多難管教。

在節目中他的改變巨大,這種改變也延續到了節目外,變形完的一年後,他還回到了參加錄製的農村,去看望自己的農村“媽媽”,並於微博晒出了溫馨合照,這一舉動引發很多網友的點贊,到現在楊桐的人氣依舊居高不下,收穫一大片迷妹~~

4.韓安冉

韓安冉,一個堅持要“活到老,整到老”的問題少女,除了錢什麼都討厭,甚至會對母親和繼父大打出手~~

在節目中對養育她的繼父破口大罵,還把繼父的小攤一腳踹飛!!!繼父工地搬磚給她賺了點錢買吃的,她也是直接倒豬圈,兩父女的隔閡太深讓網友存疑:這對父女的矛盾真能解決嗎?

這樣的一個叛逆少女在她參加的最後一期和繼父和解,還由衷的說出“爸爸變成了我的鎧甲”的話,繼父在臺下淚流滿面!

到現在,韓安冉成了一位網紅,伴隨著她的整容爭議也絡繹不絕,但師父領進門,修行靠各人,還是很希望這個女孩能變回最美好的樣子吧!

農村主人公

1.高佔喜

高佔喜,這個讓眾多觀眾為之流淚的青海村娃,有著瞎眼的父親、病弱的母親,一貧如洗的處境也讓他早早就承擔了養家的壓力。

但是《變形計》改變了他。在參加完節目之後,他就被當初交換的城市主人公魏程一家資助上大學,考上了湖南師大的國防生,那個時候青海地區只錄取了4個,而他就是那四分之一。

2.羅先旺

另一個讓大家印象極深的農村主人公是來自貴州的布依族男孩羅先旺,個子小小的他連縣城都沒有去過,但是卻用最樸實的話語,說出了自己遠大的志向:“我要回自己的村裡當教師,讓村裡人學習文化知識,走出大山。”

在交換生活見識了城市的繁華之後,羅先旺更加堅定了他想當教師的決心。經過自己的努力後,現在也是成為了貴州師範大學的一名學生。果然,“知識改變命運”這句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3.孔小龍

孔小龍——一個湖南湘西土家族男孩,爸爸在外面的鎮上打工,而由於長年的營養不良,身高只有1米5的瘦小而單薄的他,承擔起了照顧80歲的爺爺和生病妹妹的家庭重擔。

《變形計》也改變了他的命運,參加節目之後,在城市孩子張寓涵的幫助下,他找到了幾年沒見的母親,現在全家又能夠在一起開開心心的生活,他自己也考上大學成為一名人民教師。

4.王吉甩

王吉甩生活在一個與世隔絕的世界,也是最後一個帶槍部落——芭沙。千百年來,這裡的村民完整地保留了苗家人的習俗、服飾和傳統,形成了一座奇特的“文化孤島”。而他雖然十幾年來未曾走出大山一步,但他的內心從沒有停止過對外界的嚮往。

而在參加節目之後,他成為芭沙的形象代言人,後來作為男主角參加了一部電影的拍攝,全家溫飽不愁。他也是在小小年紀就成為了家裡的頂樑柱。

5. 次仁旺堆

除了這些,還有一位來自西藏林芝的“小小歌手”——次仁旺堆。他從小的夢想就是能登上歌唱舞臺,能完成自己唱歌的夢想。

而在《變形計》節目之後,他成功在2014年登上了湖南衛視兒童歌唱節目《中國新聲代》。

今年《變形計》變身網綜上線芒果TV,關於節目的爭議也隨之而出,小編想說,想要通過短短七天就改變一個少年確實不太可能,但是,只要知道認錯反思,哪怕是一瞬間也值得被記住;另外,改變命運一定只能靠自己,《變形計》開啟了農村少年的世界,希望他們能以此為目標更加堅定地成長。最後,希望《變形計》依舊堅持初心,帶給觀眾更多的感動!

文章來源: 參考訊息網

知性-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Wikipedia

〖娛樂圈你好嗎〗轉型電影壓力大、藝人經紀不及預期,這就是歡瑞世紀2016財報 接下來的畫面讓我震驚了!

藝人感情

文/趙二把刀

順利借殼星美聯合上市的歡瑞世紀,4月7日釋出首份年報(2016年年報),年報顯示:公司2016年實現營收7.39 億元,同比增長了55.69%,歸屬於母公司淨利潤為2.65 億元,同比增長54.74 億元。但這份靚麗的財報對於歡瑞世紀的股價似乎並沒有提升的積極效應——整個傳媒上市板塊在各種風口勁吹下,股價上漲乏力似乎也是難解之謎。

增收利潤高速增長

電視劇業務佔營收過九成

在整個影視劇市場爆發的大背景下,歡瑞世紀的財務資料相當搶眼,尤其是電視劇業務,成為拉動歡瑞世紀營收快速增長的發動機。

年報顯示,電視劇及衍生品業務是歡瑞世紀收入的主要來源,2016年貢獻了7.09 億元,佔公司全部營收的95.5%,毛利率60.9%。歡瑞影視共製作完成《麻雀》《青雲志》和《大唐榮耀》等三部電視劇,並與湖南衛視、北京衛視、安徽衛視及騰訊視訊籤訂了發行合同,完成了三部電視劇的首輪發行。其中,《大唐榮耀》於 2017年春節期間在北京衛視和安徽衛視黃金檔開播。

年報同時也顯示,處於拍攝階段的電視劇有《天乩之白蛇傳說》、《封神之天啟》、《天下長安》、《秋蟬》,其中《天乩之白蛇傳說》和《天下長安》已分別於2017年1月和2月開機。

藝人業務拓展不利

轉型電影競爭壓力大

在歡瑞世紀釋出2016年報後,讀娛君(ID:hanguoxingyule)關注到有媒體將歡瑞世紀和嘉行傳媒做了對比,認為歡瑞世紀的藝人經紀業務在明星IP化的大背景下增長乏力。

年報顯示,2016年藝人經紀業務和電影及衍生品業務的收入共為0.3 億元,佔比僅為5%,但是這兩塊毛利率較快,分別為93.37%、85.9%,比電視劇及衍生品的毛利率高——和2015年相比,基本上沒有太大變化,這和明星片酬一片高漲的形勢相違背,或可以解讀為楊冪等知名藝人的解約帶來的影響的持續吧。

根據自媒體娛樂資本論披露,2016年,嘉行傳媒的相比之下,嘉行傳媒的藝人經紀創造收入1.53億元,同比增長98%——雖然量級和歡瑞世紀還有差距,但作為一家新公司,嘉行傳媒的藝人經紀業務的進步神速。

需要關注的是,作為歡瑞世紀的當家藝人,李易峰僅僅持有72萬股的限制股,按照4月11日收盤價11.67,李易峰持有歡瑞世紀的股票價格不超過900萬人民幣——這個量級,對於重量級藝人而言,繫結力度並不大。或許這也是歡瑞力捧秦俊傑任嘉倫楊紫等新人的潛臺詞吧。在歡瑞世紀已經開拍的電視劇主演名單中,並沒有出現李易峰的名字。

同時,在年報中也顯示,除了拍攝中的四部電視劇之外,歡瑞世紀未來將投拍的作品中,包括五部電影——《誅仙》1和2、《樓蘭》1、《天子傳說》以及《蝕心者》等。從數量和投資量級,以及IP影響力來看,歡瑞世紀對電影行業的期許還是相當大的,但讀娛君認為,大舉進軍電影市場或許會成為歡瑞世紀的“拐點”:

—國內電影市場本身的增長乏力:在經歷多年的高速增長之後,2016年電影票房並沒有如預計突破600億大關,全年完成終457.12 億元的總票房;在剛剛結束的2017年Q1的國內票房累積142.5億,較去年同期的144.9億下降1.7%,觀影人次首次出現負增長,累積4億,同比下降3.6%。所以對於電影新丁,歡瑞世紀的前景並不被讀娛君特別看好。

—電影和電視劇市場的差異化:電影市場和電視劇市場最大的差別,在於商業模式的Tob和Toc化。電影的商業實現,是純使用者的,觀眾一張票一張票堆積的;而電視劇市場,走的是機構“採購”制,購劇的主力是電視臺和視訊網站,回款也並不及時——以歡瑞世紀的《麻雀》,就是提前將收益賣給千乘傳媒才讓財報看起來不錯的。

繫結騰訊和北京衛視的機遇和風險

以及作品不計預計的憂慮

在歡瑞世紀的電視劇版圖中,騰訊視訊和北京衛視無疑是最重要的兩個合作夥伴。

騰訊側——根據資料顯示,自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歡瑞世紀與上海騰訊每年合作拍攝8部電視劇或網路劇,每年投資拍攝總集數不低於256集。同時根據具體作品,設立三檔每集採購價格,分別不低於250萬元、350萬元、750萬元。預期未來2017-2019年會為公司貢獻至少6.40/8.96/19.20億元營業收入。

以《大唐榮耀》1和2為例,以最低檔250萬每集算,60+32的篇幅為歡瑞世紀將至少帶來2.3億的收入,和騰訊的合同保證了歡瑞未來3年在劇方面的營收。

北京衛視側——2017年北京衛視還一舉拿下《青雲志2》《盜墓筆記2》《十年一品溫如言》《大唐榮耀》四部歡瑞出品IP劇,正式開通全年周播劇市場,其中,《大唐榮耀》1和2、以及《青雲志2》已經播完或正在播。

與此同時,根據資料顯示,歡瑞影視與北京電視臺就2017年北京衛視訊道的周播劇場運營進行合作,歡瑞影視將提供5部電視劇供北京衛視播出,北京電視臺向歡瑞影視支付播映許可費,雙方共同經營周播劇場的廣告招商。對此,有媒體採訪相關人士的說法是,電視臺出於競爭的需求以及對於成本的控制需要, “在競爭如此激烈的情況下,這是生存的必須。”“《青雲志2》《盜墓筆記2》主要靠視訊網站高價購買就能盈利,在衛視端設立專屬劇場,品牌效應和招商效應更為重要”。

風險來自於,繫結北京衛視和騰訊帶來的不確定性。截止日前,歡瑞2017年出品劇還沒有進入湖南衛視的排播名單,而其他購劇大戶,優酷土豆、愛奇藝、樂視等也和歡瑞沒有特別的合作出現。相對比電視劇出品大戶,華策、慈文等,以及新銳的新麗、檸萌等,歡瑞的獨家合作既決絕又剛烈,這一方面保證了合作方的利益,但同時對於體量並特別大的歡瑞而言,也是一種束縛——俗話說,好貨還需擡轎子!而從收視率來看,《大唐榮耀2》和《青雲志2》的收視率表現都很一般,甚至在前10之外。

讀娛君關注到,在各家投資機構對於歡瑞世紀年報的解讀中,很多都提到了風險來自於“行業競爭激烈,影視作品不及預期”。以歡瑞世紀最近被騰訊和北京衛視包銷的《青雲志2》和《大唐榮耀2》為例,一個在豆瓣上是評論人數不足,一個是比第一季的評分還差,以及評論人數明顯少於第一季,熱度難以持續。

所以,在電視劇領域,歡瑞世紀還是面臨相當大的挑戰,扭轉該局面一是對劇的品質有更強的把控,可以參考“正午陽光”等以製作人為主的電視劇公司在資本市場的表現;從藝人經紀來看,歡瑞世紀應該還在轉型期,還需要觀望,至於進軍電影的野心,更是帶來了很大的不確定性。聚焦流量為主的IP劇或許才是歡瑞最擅長的吧。

*本文為讀娛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來源: 讀娛

親情- 維基詞典,自由的多語言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