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特輯﹚一部片拍了將近六年,主角是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 接下來的畫面讓我震驚了…

明星感情

勞拉·珀特阿斯因執導了聚焦稜鏡門和斯諾登的紀錄片《第四公民》而廣為人知。近日,她耗時六年拍攝的另外一部紀錄片,聚焦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的《風險》確定會在這個夏天於美國付費有線電視臺 Showtime 上播出。在電視上播出之前,電影公司 NEON 會負責《風險》的院線發行。

Showtime 近日放出了《風險》的一支預告。珀特阿斯自己在拍攝過程中所遇到的困難也成為了影片的一部分,不僅要面對 FBI 對自己“反美國”的指控,還要擔心自己的安全。

《風險》的一個剪輯版本去年 5 月在戛納電影節上首映,但那個時候電影並沒有停止拍攝製作。去年美國大選期間,維基解密還公開了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上萬封郵件。勞拉·珀特阿斯目前仍有可能在更新這一塊的內容。

據《好萊塢報道者》的訊息,拍攝這部電影的過程獲得了“史無前例”的接近阿桑奇以及他身邊同事們的機會。阿桑奇 2012 年 6 月開始就在厄瓜多駐倫敦大使館接受政治庇護,電影中相當多的內容都是在這裡發生的,包括阿桑奇的日常生活和工作、還有 Lady Gaga 對阿桑奇的訪談。

一共十個章節的《風險》不是阿桑奇一人的獨角戲,他的同事們也獲得了很多的出鏡機會,這是勞拉·珀特阿斯為了更豐富呈現維基解密和阿桑奇的選擇。影片中主要的兩名同事是維基解密的資深編輯 Sarah Harrison 以及記者兼電腦專家 Jacob Appelbaum。預告片的開頭便是 Sarah Harrison 向希拉裡·克林頓辦公室打電話的場景。

從一些外媒的影評來看,影片呈現出了許多阿桑奇不為人知的方面。與人們印象中“愛抱怨的麻煩製造者”形象不同,大部分時間阿桑奇平靜而有幽默感。不過他還是時刻都在思考如何促進資訊交流的自由。“五角大樓檔案”洩密案的幕後英雄丹尼爾·艾斯伯格也在電影中出鏡,他在一次活動中表示了自己對阿桑奇的支援。

不過,《衛報》指出,這不算是一部客觀的電影。勞拉·珀特阿斯“記者”的角色減弱了,她以合作者的身份換取了更多接觸阿桑奇的機會。

CBS 集團旗下的 Showtime 上的電視劇節目,往往走的是另類前衛、血腥暴力路線,讓觀眾在視覺衝擊上過癮,比如近年來熱播的《無恥之徒》。但是它最近兩年囤積起的不少紀錄片走的是口碑路線,比如關於馬龍·白蘭度的《馬龍,聽我說》、政客安東尼·韋納的《韋納》以及紀錄 Stuxnet 病毒危機的《零日》。只是這些都沒有能夠為它換來奧斯卡的提名。

第 87 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第四公民》的導演勞拉·珀特阿斯的這部《風險》,是 Showtime 新的希望。

題圖來自:豆瓣電影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文章來源: 好奇心日報

戀愛恐慌癥-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電視圈新聞)鄭爽:揹負著父母夢想的孩子,卻忘記了自己腳下的路 令人大開眼界!

藝人感情

昨天,鄭爽再度登上了娛樂版話題熱門榜,這次是因為在微博問答上回答粉絲問題:“某人綜藝要來了,又要不知廉恥的出通稿裝可憐踩別人上位了,希望小爽不要關聯她,惹不起。”鄭爽回答稱:看到這個問題後,我有三個反應,第一哇終於有人提問了,第二還是不答,第三答。疑似暗懟前男友張翰的現女友古力娜扎。

網上再度熱議一片,主要還是理解不了25歲的鄭爽的腦迴路,莫名其妙地將炮火對準了古力娜扎,行事作風完全不像是個成年人。究竟是什麼讓她變成了這樣子,完全沒有成熟的感覺?這估計需要從鄭爽的童年說起。

其實,很多人長大之後才發現自己根本就走不出童年留下的烙印,鄭爽也是如此。

鄭爽曾經多次接受採訪稱,自己並不想進入也不適合娛樂圈;還曾表示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資本,有的時候很不自信,當自己知道演角色,自己真的很害怕,不知道是否能夠演好。

而另外一方面,作為典型的東北家庭,家中媽媽是實際話語權的掌握者,爽媽稱讓鄭爽進入娛樂圈,是實現自己的一個理想,因為自己小時候就像從事演藝相關的工作,但是沒做上。

不巧的是女兒鄭爽有點這方面的才藝,於是就全力推著女兒走上這條路,為了女兒早日圓自己的夢,甚至12歲就將女兒從東北送到了西南部的成都去學藝。為了讓孩子好好學習,早日圓夢娛樂圈,就對她要求特別嚴格,甚至不惜動用軍事化的管理手段,也常常用撓癢耙打她的手,反正最終的目的就讓孩子名列前茅。

就這樣,鄭爽在虎媽的教育下一步步走了過來。年僅16歲的鄭爽就被帶著去參加藝考,最後女兒被三所名校北影、中戲和上戲錄取,於是她成為了北影2007級表演班中最小的學生。

不過,鄭爽後來在接受採訪時稱,自己在成都讀書時每次寫日記都會偷偷地哭,就是不敢當著別人面哭;還曾因為自己是班上唯一一個外地人,就被班上的人罵小鄉巴佬,後來自己才明白那是欺負人。

而爽爸說孩子被欺負時,唯一的解決之道變成了一定要好好學習,成為第一名。因為學習好,在她的家庭教育中是一切事情的解決之道,但是現實的世界往往不是如此,人際關係和學習成績並不直接相關。鄭爽的教育,或許從媽媽告訴她不論如何必須要考上拔尖時,已經偏離了正常的軌道。

鄭爽後來在參加《花兒與少年》時,也曾向毛阿敏透露因為自己從小經常轉學、跳級,導致自己生活中沒有什麼朋友,也不太去信任別人,真的就只有自己來面對。

鄭爽在接受採訪時,還曾透露小時候爸爸媽媽也經常聯起手來,就是罵自己,就是他們會從頭到尾將我跟別人不一樣,又說做什麼決定又跟別人不一樣。父母倒也不去瞭解她內心深處真實的想法,而是一味地對她的行為進行否定。這估計也是成年後鄭爽一直不自信的原因吧,一味地否定讓她早已經忘記了自己腳下的路吧。

鄭爽已經25歲了,進入娛樂圈也已經9年了,處理問題卻毫無章法也沒有基本的邏輯,心理建設如同白布一般。在她看來,媒體和一眾網友都在看她的笑話,在加害她,粉絲們的關注背後不是喜愛,而是惶恐。

她身上或多或少有著林妙可的影子,過早被父母催熟帶著進入了娛樂圈,成為父母夢想的繼承者。在還沒有意識做出選擇時,被父母強迫走著不喜歡的路;在應該培養孩子選擇意識時,從父母處得到的只有否定。從小父母就告訴他們,事情的解決之道就是好好學習,成為第一名。

鄭爽們的成功,更像是個悲劇。從小揹負著父母的夢想,被強制催熟拔苗助長,讓他們在年齡不相符合的壓力下畸形成長,同時得不到爸爸媽媽的認同。這種童年畸形教育,在他們成年之後將問題逐步暴露出來,既有敏感脆弱、不自信、缺乏對未來的判斷,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文章來源: 深度八卦

期待戀愛-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